专栏 - 万科周刊 - 企业视角 人文情怀
在线留言
所在位置:主页 > 在线留言 >

专栏 - 万科周刊 - 企业视角 人文情怀

更新时间:2019-12-31 点击数:

文/朱保全 万科副总裁 随着我国逐渐步入老龄化社会,有关养老的话题越来越受到关注。作为终将失去的个体,我们每个人都希望“老有所养、老有所乐”,但传统的“以儿养老”模式已不适应时代的发展,新的养老模式应运而生,但似乎都没有给公众一个满意的答案。特别是近来,“延时退休”“以房养老”等观点的提出,更是引发了巨大的争议。 养老到底该怎么办?政府相关机构、学者和有识之士一直在进行探索,记者了解到,近期,万科物业即将在北京长阳半岛小区试点推出“长者服务中心R+F”模式,这种新型的养老模式都有哪些亮点?老人们如何在这里安度晚年?一向以提供优质服务著称的万科物业为何要涉足这个“领域”?带着种种疑问,《邻居》杂志专访了万科集团副总裁兼物业事业部执行官朱保全先生。 “养老不是一门生意 ,是每个人的必经阶段” Q:按照国际社会标准(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达到7%),我国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您认为“养老”的意义是什么? (更多)文/王石 9月8日飞抵东京,机场屏幕播放东京申办奥运成功的画面。喜悦之余,即给日本友人、合作伙伴发短信祝贺! 记得2001年7月攀登新疆慕士塔格峰,在海拔4500米大本营碰巧遇到一支日本老年登山队,领队是田部井淳子。当时71岁的田部井淳子,双手合十:“祝愿北京2008奥运会举办成功!”声音很轻,却感受到这位世界上第一个登上珠峰的女性登山家祝福的温暖和善意。在给友人的贺信中特别提到这个小故事。德不孤,必有邻。 第一封发出的贺信是给安藤先生的。2012年,中日建交40周年,两国安排了一系列纪念活动,其中一项是在上海的安藤忠雄题为“青春和梦想”的演讲会。因日本钓鱼岛“国有化”引发的中日两国政治危机致使大部分纪念活动无疾而终。安藤先生的演讲会却如期举行,万人聚集的文化馆座无虚席,其情景交融感受到民间互信交往在两国政治冲突危机时尤弥珍贵!在促进日中友好往来的活动中,安藤忠雄不遗余力,这位世界级的建筑大师,以其独特的建筑语言和奇特的人生奋斗经历不仅赢得日本人的爱戴,也得到中国年轻一代的热捧和欣赏。 (更多)【编者按: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城镇化研究已成当下显学,如果你去查阅中文世界的相关研究和报道,就会发现如上图中的搜索结果,无论是学者、记者还是官员,都在谈论“诺瑟姆曲线”,把它当做欧美发达国家城市(镇)化历程的经验总结,然而,这个曲线的来龙去脉究竟是怎样的?它的三个阶段是发达国家城市化的准确描述吗?对此,社科院研究员李恩平指出:中国学者对“诺瑟姆曲线”的冠名是错误的,国际学界并不认可这一说法;同时,这条三阶段曲线的第二阶段,严格来说并不能称为“加速阶段”。】  文/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  李恩平 城市化增长曲线描述了城市化水平随时间的变化,呈现为由0(城市化水平为0,即没人在城里)到1(城市化水平为100%,即所有人都在城里)向右上倾斜的“S”形。在中国国内学术界,城市化增长曲线被称为“诺瑟姆曲线”,但“诺瑟姆曲线”的冠名却是错误的。 (更多)时间的破坏还有秩序,革命的破坏还有对象,而时尚的破坏既无秩序也无对象。 ——维克多·雨果 文/本刊驻巴黎撰稿人 顾越 十八世纪的法国——就像现在中国对“欧陆风”的执迷一样——在建筑风格中曾经出现过一段时间的“中国热”。伴随着耶稣会在中国的传教,中国式样的亭台楼阁给了法国人无限美好的想象。但是由于交通的不便,对中国风格的解读只能停留在游记的描述中。在那个时候,法国留下了一些似是而非的“中国建筑”并写入了艺术史。今天当我们看到这些建筑的时候,常常会为当时游记里叙述的风格在建筑上走了样而忍俊不禁。作为中国人,自然我们不会去和法国人较真算这笔账。不过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却值得我们思考:究竟是文字在成就建筑,还是建筑在成就文字? (更多)1、当下你最关注的3个问题是? 王石:第一个最关心的当然是女儿的婚姻问题了。第二个是万科面临转型的国际化问题。第三个是身处中国现在的转型期,中国工商阶层怎么自救怎么自立的问题。 2、如何看这个时代,是乐观还是悲观? 王石:谨慎乐观。因为首先我是个乐观主义者。 3、请分享3条你在过往经历中最重要的处事准则? 王石:第一,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中国人很习惯讲志同道合,首先交朋友,再来做生意。但我生意是生意,朋友是朋友。在万科,明着对我表示不尊重,我都无所谓,你把你的业务做好就行了。你怎么看我,不重要。而且如果朋友一起做生意.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没有不分开的。一旦分开,不但生意做不成了,朋友也做不成了,那个撕心裂肺的难受。至于一个员工跟万科合作多长时间,我是这样算的,培养一个主管三年,至少用五年,五年他走了,谁都不欠谁,他干了八年,那就赚了三年,他如果要走你要欢送他走。一个部门经理包括副总,如果你刚培养好就走了,那你的企业就做不下去了,就等于替别人做了,是不划算的。而且万科欢迎好马吃回头草。 第二,面对你内心的呼唤。不是说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要问你真心想做什么?往往你都会回避,用各种理由欺骗自己。所以简单来说,你做什么事情不做什么事情,不要太多理由,一个理由就够了。(这点你是多少岁想清楚的?)这是我到深圳创业的体会。很多人问我有没有后悔的事情,我没有后悔的事情。这有两个含义,一个是生活态度,你后悔一件事肯定就会有第二件事,因为人生中有相当的偶然性。第二只有这样你才有可能成功。因为本来成功就带有偶然性,你再患得患失,再留后路,那不可能。你内心呼唤的一个理由就够了。包括我的工作作风也是这样,你往往会找很多理由不做,我就告诉你一个做的理由就行了。 第三,就是做一个中国人的体会,简单的问题简单化,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千万不要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这是我做事的原则,你会发现,前两个原则跟第三个是一致的。 4、请分享1条你付出大代价才学来的人生教训? 王石:是我在部队的一次经历。一次派系斗争中,我非常痛苦地发现,一个最要好的战友,把我平时随便开玩笑的话作为揭发我的材料。当时我非常非常被动,就感觉人生怎么这样,被最信任的人出卖,无话可说。之后对我的教训是什么呢?显然,不是我对他说了不应该说的话,而是我没有从他的角度去考虑,他的位置他的想法,因为他无形中站到了另外一派那边,他为了保自己,必须这样。你也许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人心险恶,但我的结论是,我没有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没有更多地换位思考。从那之后,我开始尝试着换位思考,到现在都是这样。(从人心险恶到换位思考,你内心里这个结论的转变花了多长时间?)我当时就没有想人心险恶,一发生我就想到是自己没有换位思考。到现在我也不认为人心险恶,人都善恶各一半,你抑制自己的魔鬼来发挥自己的天使,对别人也是这样,诱发别人的天使。 5、你心目中,男人最重要的3个品质? 王石:第一作为男人来讲要有担当,因为这个社会就是男人的社会,男人你不担当让女人担当怎么行。为什么这个社会男不男女不女,为什么阴盛阳衰,就是很难担当。所以刘晓庆我挺佩服,真的挺不容易,她就敢说,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做名女人难上加难。确实看她的遭遇,这个社会就是真的难。判刑入狱,出来照样还能这样。 第二个是坦诚。(坦诚为什么会在这么重要的位置?)你先想想你自己,你想想这个社会最难的是什么,是不是?非常坦然地面对自己,面对别人,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难的。当然,你会发现这样生活得很自信。因为你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而不是相反。 第三我觉得是风趣吧。要有趣,自己不讨厌自己,别人才会喜欢你。 6、请给当下年轻人3个忠告? 王石:第一点,现在的80后90后基本都是独生子女,独生子女很欠缺的就是合作精神。他们的个人主义、自我,我看作社会的进步,我孤零零这么多年追求的东西在80后90后身上体现出来了,但是缺少另外一面,合作精神。 第一点,多点耐心,不要太急于求成。不要把什么的都怪在拼爹头上,我相信社会虽然有很多不公平现象,但现在经济高速增长,机会还是很多的,应该有点儿耐心。 第三点,不要急于把职业和自己的终身目标联系在一起。就像我这样,我今天的成功完全是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举个例子,第一我不愿意当商人,家庭本身也没有这个背景,我曾经是公务员,后来辞职下海,本来计划两年之后就出国留学,一直到了50岁的时候才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想法。我干什么我不是很清楚,但一不小心就成为了成功企业家。而且我对房地产非常不感兴趣,真正感兴趣也就最近五、六年的事情,也就是快退休的时候才对商业感兴趣。所以年轻人不要急于把选择职业跟终生目标结合来讲,你可以不感兴趣,可以当成临时的事情,你也得把它做好。我当过兵,我到深圳闯之前,当过工人,当过工程师,当过机关干部,虽然那时我不知道将来会做什么,但是无论做什么,喜欢不喜欢,我都认真做。认真做是你成功的基础。 7、古往今来,你最欣赏的一个人? 王石:我没有这样考虑过问题,没有所谓“最欣赏的人”,但我可以说“最欣赏的话”或“最欣赏的著作”。我记得1983年到深圳创业,1984年成立万科时,用小条子贴在我办公桌上的两句话,一句是肯尼迪在与尼克松进行总统竞选辩论时说的话,“不要问社会给你带来了什么,而要问你为社会做了什么。”第二句是“二战”时巴顿将军的一句名言,“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他顶峰的时候,而是从顶峰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另外,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的《历史研究》改变了我的世界观,让我到今天为止还是这个世界观。 8、在你过往的经历中,对你影响最大的3个人? 王石:我母亲7月23号刚过世,我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亲和母亲。而且非常明确地体会到那种感受,是在他们去世之后。当我父亲去世之后,我才知道父亲对我的影响,真正知道母亲对我的影响也是她去世之后。送走她之前,我们几个小孩开了一个追思会,我大姐讲了我不知道的一些事情,这个更让我体会到我母亲对我个人的影响。 当然,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有对我有影响的人。 中学时的教导主任刘礼云,自己虽然学习非常好但因为身体原因没考上大学,把希望都寄托在学生身上,那种对学问的执着追求,恨铁不成钢的态度给我们留下很深的记忆。 还有,我小时侯认为对我影响最大的人是大姐,她当时的抱负是成为居里夫人那样的人物,对自己各方面的要求都非常严格。 到了部队,对我影响大的不是某一个人,而是部队五年的生活。像在地狱,因为我本来就是个追求个人价值、追求解放的人,到了部队三个月我才发现我不适合部队。但是五年部队的历练让我终身受益,自律意识、奉献精神、团队意识等,在深圳创立企业时才感到受益匪浅。当然也可能有不好的影响。 在大学,对我影响大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我们系的党组织书记郭同章,我在兰州上学,那时候支农,农村环境非常艰苦,一个村庄跟另一个村庄相隔十几里路,一个系好几个班,郭书记一个村庄一个村庄地了解同学们的体会,那种跟同学打成一片、朴素的作风对我的影响很大。另一个是政治老师王子元,在当时那种时代气氛下,只能以批判的态度讲古典经济学,但他不动声色地在课堂上讲清楚了经济学的原理。我当时对经济学非常感兴趣,私下里我又跟他拜师,周末到他家里上课,偷偷借一些不外借的书来看。之前很多经济学的基础知识都是在那个时候学的。 9、除了身心健康之外,你现在最不能失去的是什么? 王石:没有什么是不可失去的,生命也会有失去的时候。相对来说,就是亲情,我们几个孩子围着母亲告别的时候,当时最深的感触就是这样。 10、你最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 王石:我已经定型了,就是企业家,你还能成为什么?已经来不及了。能弄清楚更多问题,对同行及所教授的学生,影响力更大一点儿,仅此而已。对于万科,从我的理想来讲,中国还没有诞生出像“二战”之后的丰田、三星这样的国际知名企业,但是并不等于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中国不会诞生这样的企业。作为一个企业家,他的成功不仅仅提供产品提供服务,更多来讲是企业的文化。社会往前推动的正能量,还期望什么比这个更大呢。
上一篇:

下一篇:加强固体废弃物和城市垃圾分类处置